机构设置
市场行情
总结意见
供求热线
党建之窗
分析预测
社有企业
农业科技
信息简报
武夷绿色
县市之窗
联系我们
 
党建之窗 您当前的位置:南平市供销社 > 政务公开 > 党建之窗
“习书记对发展军队事业有感情有思路有办法”
——习近平在宁德(十)
时间:2019-06-24 17:26  来源:学习时报  作者: 

    采访对象:赵文法,1938年5月生,山东安丘人。1987年1月任宁德军分区政委,1990年12月任福州市委常委、军分区政委,1993年退休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田玉珏 薛伟江 李政

    采访日期:2017年6月7日

    采访地点:福州市芳沁园

    采访组:赵政委您好!您和习近平同志在宁德、在福州都共事过,请您谈谈你们共事的情况。

    赵文法:宁德地处福建东北部,依山面海,有1046公里海岸线,300多个岛屿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面对台湾海峡局势持续紧张,福建自然成为“前线”,宁德的三都澳港口成为我国重要军港。我老家是山东的,因为当兵守海防支援边岛来到宁德,一开始在宁德的一个守备师当政委,守备师撤编之后我就到了宁德军分区,比习书记早到宁德一年半。后来他从宁德调任福州,半年以后我也到福州工作,任军分区政委、市委常委。所以,我们在一起共事多年,对他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情况是有一定了解的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习近平同志当时在宁德和福州工作时,对国防和军队建设提出了哪些观点和措施?

    赵文法:习书记在宁德任地委书记期间,兼任宁德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。在他的领导和支持下,宁德地区民兵预备役和国防教育都取得了好的成绩。在这方面,他有两个优势是别人没有的。第一,他出身在革命家庭,父亲习仲勋是我党杰出的老一辈革命家、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,长期主持西北党、政、军全面工作。他从小耳濡目染,对军队有着特殊感情。第二,他曾在中央军委办公厅工作,在正定当县委书记时又兼任县武装部第一政委、党委第一书记,在宁德、福州当书记都兼军分区、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,后来当福建省省长期间兼任高炮预备役师第一政委,所以他对军队从小到大的建制和运转都非常熟悉。

    我想从四个方面来讲他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支持指导情况。第一,他怎样关爱部队;第二,他怎样教育部队;第三,他怎样组织我们军分区系统用实际工作去锻炼民兵预备役;第四,他如何以身作则给部队官兵作榜样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好的。请您先谈谈他关心部队工作的情况。

    赵文法:1988年,习书记刚到宁德不久,针对改革开放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,特别是部分副食品价格放开后部队生活受到一定影响的情况,先后主持召开地委、行署、部队有关单位领导、地方科研单位以及各县支前办负责人参加的工作会议,专题研究制定军队企业优惠政策,帮助驻宁德部队发展生产经营,提高部队生活水平。

    他在福州工作时,市一级有五套班子,他说军分区也是其中一套。他还给武装部吃了“定心丸”。那时候,武装部属于地方编制,这就出现一个问题:由于它不属于军队管辖,干部就不能在军队向上提拔,地方上一般又不需要他,武装部的干部就感觉没有出路。针对这个问题,习书记提出“三个一样”的要求,就是:一样使用,一样培训,一样关心。实际上,他在宁德两年时间就提拔使用了三个武装部政委当副书记。

    他多次强调,抓好双拥工作,关键在领导,他要求各级部门主要领导亲自挂帅、重要问题亲自研究部署、重要工作亲自检查指导、重要环节亲自把关落实、难点问题亲自协调解决。每年元旦、春节、“八一”等节点,他都带领地、市有关部门领导慰问驻宁部队全体官兵和伤病员,召开老红军、军队离退休干部、烈军属座谈会,征求他们对安置工作及地方经济建设的意见,及时将温暖送到他们心坎上。后来他在福州当市委书记,每年春节也都会去看望部队退下来的老领导、老红军,每次我都陪他。我记得福州军分区有三个老红军,习书记每年去看望他们,他们都拉着他,聊起天来就不让他走,本来计划安排半个小时的时间,每次都要在那儿呆上一个多小时。

    习书记每一次到县里调研,只要有驻军,他都会到连队去看看。有一次他到平潭县视察,知道那里有个海防守备团,安排的行程完成以后,他就叫我陪他专门到那个连队去开座谈会,看看有什么事能帮助做。连队的伙房他也去看,猪圈他也去看,就是想知道连队官兵生活有没有保障。每年春节,他的慰问都搞得比较全面,部队的几个大单位他都亲自去,边远的小分队也不会落掉,他没有时间去,就叫我代表他去看望慰问,有什么问题向他报告,他以后都会解决。

    在福州的时候,有一次,长乐县武装部政委转业,我们这里已经对继任人选做了安排,但没想到市委组织部也正准备安排一名海军转业干部到那里当政委。开常委会的时候,我就给习书记提出这个事,我说我们这里有了继任人选,他很重视,马上就说:“还是要尊重分区的意见。”

    采访组:您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亲身经历?

    赵文法:习书记对干部的关心爱护是非常细致的,这方面我确实有亲身经历。我调到福州的时候,习书记就特别关心我的家属孩子问题。我第一天来报到,第二天习书记就专门为这个事开了一个常委会,叫我去参加。我在会上介绍自己情况,我说我这一辈子钻山洞、守海岛,到福州来“两眼一摸黑”,什么都不清楚。在座的人都笑了,可是习书记不笑,他说:“不要着急,慢慢来嘛。”开完会,他马上交代市委秘书长,说:“尽快帮文法同志把家属的事情安排好,这是咱们该做的,需要的话我可以打招呼。”

    其实,他不只是对我的家属随军问题非常照顾,对整个军队这方面的问题都考虑得很周全。1990年,某师搬到福州市,家属就业、孩子上学这些事都存在矛盾。习书记亲自到这个师去解决问题,并提出这些问题要特事特办、马上就办,特殊情况使用特殊办法。习书记给他们解决了300个家属进城和100个子女进城上学的名额,还帮助他们修通了2.5公里的战备公路,我曾在这个部队红四连(夜袭阳明堡战斗英雄连)任第19任指导员,深知部队指战员此时的感受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请您谈谈习近平同志当时是如何教育引导部队官兵的。

    赵文法:抓民兵教育,习书记提出两个原则,一是要扎实,二是要有效果。根据他提的这个要求,我们跟宁德宣传部一起合作,在每个县都搞了“四个一”工程:编写一本乡土教材,把当地革命战争时期包括现在的故事编一本历史教材;制作一部适合群众看的录像;进行一次民兵典型人物介绍;搞一次国防教育演讲比赛。这些举措比较适合群众的特点,特别是国防教育演讲比赛,当时全区9个县先后开展演讲比赛52场,400多人参加,听众达到46000多人,可以说,很好地宣扬了宁德全区军爱民、民拥军、军民鱼水情谊深的优良传统,增强了广大干部群众和驻军指战员的双拥意识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请您再讲讲习近平同志当时对锻炼民兵预备役队伍采取的举措。

    赵文法:习书记对锻炼民兵预备役队伍有独到的见解和举措。他提出,分区系统要用实际工作去锻炼民兵预备役队伍,具体在经济建设、社会治安、抢险救灾几方面,闽东脱贫致富是重要任务,来一个推动经济发展的“军民大合唱”。他强调,要充分发挥闽东地区民兵六个方面的作用:在大念“山海经”中的带头作用,在发展乡镇企业中的骨干作用,在发展外向型经济中的促进作用,在普及科技传递信息中的示范作用,在脱贫致富中的先锋模范作用,在维护社会治安中的助手作用。习书记对我们说过:“民兵一定要围绕着经济工作去建设、去教育、去发展。要想有前途,一定要靠自己好好地干,要干出成绩来。前途不是要出来的,是干出来的。”我们根据他这个思想提出一个口号:“要想有地位,首先有作为。”当时对于宁德扶贫工作,部队上并没有给我们下达任务,但是在习书记指示下,我们开始组织民兵参加扶贫。分区、武装部在乡镇都有自己的扶贫点,民兵都有自己的脱贫项目,组织群众、带头脱贫。当时福安县大林村,是个少数民族村,穷到什么程度?人均年收入只有74块钱,村两委没有办公场所,也没有学校,孩子们读书就在老百姓的房子里。教书的老师还是个18岁的女孩,她住的房子底下养牛、上面晒地瓜米,连个房门都没有,就用个竹帘挡一挡。我向习书记报告了这个村的情况,他当即批了6万块钱。我们用这个钱在村里修了一条路,盖了学校和村委办公场所,安装了一个电视机、一部电话。学校里没有桌凳椅,我就到我原先工作的守备役师里借了一些。3年以后,那个村的人均年收入才达到570块钱。

我记得当时村委会主任两口子都有肺结核,5个孩子3个也被传染了。吃的东西只有盖菜,都是菜干了放到缸里腌着,平时一点一点拿出来煮着吃。看到这样的情况,我就跟乡长说,请他赶紧想办法弄两百斤大米来。我们分区军医给他们一家人去看病,还为村里专门培训了一个卫生员。1989年,我们还因此被评为国防部民兵预备役工作先进单位,总政和省委都转发了文件。

    前年我又到那个村子里去看了一下,老百姓在我们修的路口竖了一个碑,叫爱民路,我看了很感慨。习书记用军民联手扶贫的办法,既教育了部队,又锻炼了民兵预备役的干部和战士,还推动了宁德地区的发展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后来习近平同志到福州工作期间,对民兵预备役建设有哪些思路和举措?

    赵文法:福州市是改革开放的前沿,敌特活动很猖獗。习书记提出:“一定要提高警惕,防止敌特的策反演变活动。民兵既是被拉拢的主要对象,但也应该是反分裂的骨干。”他在书记会上提出,民兵和我们分区的武装干部一定要做到五个“过硬”:一是政治素质过硬;二是军事技术过硬;三是管理指挥能力过硬;四是遵纪守法过硬;五是身体健康过硬。在福州有这样一个事例。1991年前后,福州偷渡比较厉害,长乐、福清、平潭等地跑到美国、日本等地去打工的人很多,已经影响到我国的国际声誉。习书记就说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,提出了一个“闽海行动”,让我们分区全力以赴参加这次行动。当时除了留下来值班的,我们把所有的官兵都放到这几个地方开展行动,包括司令员在内的干部都去了,整整搞了一个月,集中抓教育,抓政策宣传,很快刹住了偷渡风,这次活动实际上对我们部队也是很好的锻炼和教育。1992年7月,福州发生特大洪水,闽侯县是重灾区,洪水把电线杆上的电线都淹进去了。习书记连夜召开常委会布置抢险救灾工作,他还亲自到闽侯县指导抢险,命令我到闽侯县组织民兵抢险救灾。我与武装部的同志一块把沿江的基干民兵都组织到了第一线,与广大群众、支援抗洪的部队一块,确保没有死一个人,把损失减少到最小。两天后,我给习书记写了个报告,习书记批转到各县,起到了救灾、防疫、恢复生产的指导作用。

总而言之,习书记对军队事业有感情、有思路、有办法。1991年,全国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会议在福州召开,他当时饱含深情地作了一首《军民情·七律》:

“挽住云河洗天青,闽山闽水物华新。小梅正吐黄金蕊,老榕先掬碧玉心。君驭南风冬亦暖,我临东海情同深。难得举城作一庆,爱我人民爱我军。”

    采访组:那么,习近平同志当时是怎样以身作则为部队官兵作榜样的呢?

    赵文法:在我看来,习书记以身作则为官兵作榜样,主要表现在他有三种力量。

    一是信念的力量。在宁德也好,在福州也好,他在经济建设、社会文化建设等方面都展现了着眼长远、谋划全局的战略思维,尤其是在扶贫攻坚方面提出了许多既有新意又切合实际的举措,这都源于他对党的事业的忠诚信仰,源于他对人民的深厚情谊。

    二是学习的力量。习书记喜欢看书,也喜欢思考,经常看到他用典型事例深入浅出地和我们讲道理。有一次他给我们讲,有两个人到非洲去推销鞋子,到一个小国家,这个国家的人不穿鞋子,全是光脚的。其中一个人看到这个情况,就说这个地方一点儿市场都没有,他认为当地人都不穿鞋子。另一个人却说这个地方市场很大,因为他认为不穿鞋子并不等于不需要鞋子,而是他们不会穿。我可以教他们穿鞋子,那我带的鞋子就有销路了。他就用这个例子来教育我们,要善于透过现象看到本质,把事物中隐藏的积极因素挖掘出来。

    三是廉政的力量。习书记在宁德、福州做了大量工作,廉政问题做得尤其好。他经常讲:打铁还得自身硬。他自己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做得非常严格。

在宁德的时候,我们每年都开一次县委书记工作会议,一般都会给参会代表买点纪念品,那个时候都是这样做的。1989年那次县委书记会,我们决定买三用机,可以听广播、录音,还可以放录音。买回来以后,我就给他拿一个,他既是地委领导,又是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,拿一个是应当的。可是他不要。他说:“你要支持我的工作,在福建干干净净地干事业。”我当时很感动。后来他调到福州,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我又拿着三用机去送给他,我想着反正他都要走了,应该会收下的。可他还是不要。

在福州的时候,有些单位过年会送些东西,我们分区是给1000块钱福利费,我们给他,他不要,给他送过去,他又退回来。别的一些单位送给他,他不仅不要,还会批评他们。

他在福州一般不安排加班,因为他说过,要关心保护干部,不要让干部“累吐血”。除非中央和省委有指示,事情不能过夜,或者有紧急事情,才会安排加班。加班的时候,我们如果工作到11点,就会搞一碗面条,弄两个鸡蛋,吃完了再干。他喜欢吃辣椒,伙房给炒了个辣椒,但他不吃。他说别人都没有辣椒,我也不吃。我觉得他对自己要求太严格了,就跟他开玩笑,我说:“邓小平同志还说过,我们下连队可以加一个炒鸡蛋,你加班加个辣椒算什么?我陪你也吃辣椒,不是你一个人‘搞特殊’。”他这才吃了。

    他对我们这些干部要求也非常严格。我举两个例子。第一个,就是某港商投资项目开业时,福州的常委都去参加了。开业纪念品是K金做的印,大概价值一千多块钱吧。活动结束后,习书记马上召开常委会,说:“今天人家送的东西,常委通通上交。”我就把那个纪念品交给政治部秘书了。第二个,就是1992年东街口百货商店上市。那个时候,东街口是福州最繁华的地方,像北京的王府井一样,这个商店是福州第一个上市的公司,上市前要发原始股。习书记为这个事也开了一个常委会,明确提出“常委都不能去买这个股票”。

    我想,习书记之所以能够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认可和拥护,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行得正、坐得端,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,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不做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您和习近平同志的个人关系也很好,请您讲讲和他交往的一些事情。

    赵文法:在宁德的时候,他住在地委宿舍,我住军分区宿舍,之间隔着一道小门,我们每天早晨、晚上都在一起散步,他来军分区的院子找我,我们一边走一边聊,相处就像一家人一样。

    习书记个子比较高,福州的被子他脚都盖不过来,彭丽媛就从家里头给他做了床被子,准备带到福州来。可她中途还要去沈阳演出,就带着被子先飞到沈阳,再来福州。在机场候机的时候,有人认出她来了。一个人说,那个是彭丽媛。另一个说,那不可能是彭丽媛,彭丽媛怎么可能自己扛被子。

    1996年他要调到省里工作了,好多人请他吃饭,他都没去。有一天他到分区来吃饭,我跟市委秘书长说,习书记就要走了,将来我们可能没机会见到他了,能不能请他来我家吃顿饺子。我是山东人嘛,习惯吃饺子。习书记一听,马上就答应了。那天他和彭丽媛都去了,还拿了两瓶酒。我家里有一瓶洋酒,是我最好的酒,拿出来准备给他喝。可他不喝,说:“你拿你们家乡酒给我喝。”我是潍坊安丘县人,我们那里生产一种酒叫“景阳春”。我把那个酒拿来给他喝,他很痛快地就喝了。包饺子的时候,我们按老家的习惯把饺子放在串盘上,因为面食比较软,底部就硌出了一楞一楞的印儿。煮出来吃的时候,彭丽媛说:“哎呀,这个饺子就跟在家里吃的一样。”她也是山东人,觉得很亲切。吃完饭,习书记和彭丽媛还主动提出和我全家合了影。

    采访组:您认为习近平同志身上最鲜明的品质是什么?

    赵文法:从我和他共事的经历看,习书记身上最大的特点就是相信群众,一切为了群众。群众路线是他一直坚持和践行的首要原则,我不止一次从他的讲话和行动中体会到他对群众的这种拳拳之心。在宁德的时候,他经常和我聊天,有一次他对我说:“我得益于在陕北插队的那七年经历,使我懂得了群众。”他还给我讲了个故事,我听了以后觉得很不可思议。他说,陕北那个地方很冷,秋天的时候苍蝇都跑到屋子里去,小孩在炕上睡觉,脸都看不见,因为上面全是苍蝇;吃饭的那个碗,也看不清里面装着什么,因为也都是苍蝇趴在上面。我说,都这样了你还敢吃饭吗?他说:“怎么不敢吃饭,老百姓都是这样子,我和他们一起吃。”

    他从不讲大话、不讲空话,就是把老百姓的福祉放在心头,扎扎实实地带着干部一块儿干。他现在强调党员领导干部“三严三实”,其实在那个时候就身体力行地在做。他倡导干部要下基层挂钩,固定联系点搞调研。他建立“四下基层”制度,把群众上访变成领导下访,实打实地给群众解决困难。他还积极从基层挖掘先进典型,请他们到机关、到部队作报告,介绍先进经验,“宁德农民给干部上堂课”,解开了当时我们专武干部感到没有出路的思想包袱,当时被普遍传颂。

  现在,我已经退休赋闲20余年了,作为一名普通退休干部,我能够明显感到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大大提高了,社会环境和社会风气都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习总书记在短短4年时间里,创造了4个第一:一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以卓越的领导能力、举世瞩目的执政成绩,在我们这个大党里赢得衷心拥护和爱戴,成为党中央的核心、全党的核心。二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在治理腐败问题上取得压倒性的成绩,老百姓满意率很高。三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赢得了世界公认,使中国成为世界瞩目的中心。四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形成了自己的执政思想、执政理念、执政理论,是一个非常成熟完备的体系。作为曾经与他一起共事过的下属及老朋友,我们衷心为他高兴,为他骄傲。    

上一篇:“习书记把治理整顿看作发展的新机遇”——习近平在宁德(十一)
下一篇: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第一卷: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,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
(2014年4月15日)

联系我们 | 办事流程 | 机构设置 | 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福建省南平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信息中心制作
网站标识码:3507000023 ICP备案编号: 闽ICP备14018348号-1 闽公网安备 35070202100094号
地址:南平市梅峰路40号 E-mail:npcoop@126.com TEL:0599-8823404